混吃等死的咸鱼璿

这里咸鱼家里蹲妹纸一只,爱好广泛,懒癌晚期患者……【然后是不是还要讲些什么⊙∀⊙?但是我该讲些啥⊙∀⊙?】(●—●)

finally,happily even after I(1)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表面设定是老师叶×学生周
内在设定是黑社会老大叶和特警周
是HE吧……毕竟有句话说得好“HE的最高境界是同归于尽”咸鱼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决定贯彻这一理念
─━ v ─━✧
愿君食用愉快~

——————————————

灯红酒绿的商业步行街头,四处浮动着暧昧的气息,一对对小情侣亲昵的拥在一起,一个穿着亚麻色呢子风衣的男人快步走过这些,柔和俊美的侧脸引人注目,但是极少有人注意他。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不是2月14日的Valentine's Day

而是12月14日的Hug Day

S市的冬天极少看得见雪,但当第一片晶莹掉落在男子长睫上时,他眨了眨眼,感受到眼睫根部传来的濡湿感后抬起头,天空黑洞洞的,像一条被倒拎起来的布袋,大片大片的冬之精灵飞旋着,踩着舞步降临大地。

耳边是远远近近的惊喜呼声,男子轻呼出一口气,化为一道朦胧的薄雾,模糊了视线

待视野再次清晰,不远处出现了一道身影,挺拔修长,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他踏着寒风裹挟雪花,不住飞舞的围巾衣角在街边灯光的点缀下,振翅欲飞,线条俊美,掺和这东方人特有的味道,糅合成纯良无辜却偏偏勾魂夺魄的味道。

他踩下的脚步坚定又认真,但在男人站定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依恋和深情——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自青年踏雪而来到站定在他面前,男子眼底便蓄起了无数光亮,他弯了弯眼角,眼神轻柔到能让人溺死在其中的万千星辰海中

“小周。”他叫他

“嗯。”青年颔首,将伞递给男子后解下脖子上的围巾,转而围在男子的脖子上,“前辈,注意保暖。”

叶修笑弯了嘴角眉梢,青年戴过的围巾还暖乎乎的,热气爬上耳尖,红透一片,他将伞递回去:“咱们回家吧?”

“嗯”

……

“小周,你是怎么知道要带伞的?”

“…天气预报”

“咦,那东西也会准的吗?”

漫天风雪抹过,声音被寒风撕碎成碎片,消失的无影无踪。

回到两人在S市的房子里,仆一关门,叶修便被从背后拥住,青年大犬似的在他肩窝处磨蹭,他哭笑不得去推,后者毛茸茸的脑袋挪开了许 然后又凑了上来,在脖颈之间一吮,留下一颗鲜嫩的红痕,看着喜欢,又亲了亲。

叶修偏过头,在人耳朵尖上咬了一口,笑道:“还咬上了你啊?属狗的啊?

周泽楷抬起头,唇红齿白的笑的晃眼:“小狼狗,你的。”

“成啊,来叫一个。”

“汪汪汪。”

“……”还是那句一物降一物,面皮子厚到羞死城墙的叶不羞难得红了一回脸,他别过头轻咳了一声,“行了行了,今天叫哥过来干嘛啊?哥还有实验等着哥回去做呢。”

青年不做声,神秘一笑,拉着男人的手走向房间

“什么啊,这么神……”叶修无奈又好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屋子红的粉的的气球霸道的占据视野,床上,地板上,衣柜里,就连天花板上都没能幸免,真.一天一地。

青年走到男人身前,单膝跪下,虔诚的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酒红色的丝绒小盒,送到男人眼前。叶修觉得呼吸微微有些困难,心跳狂飙,伸出的手有一点颤抖,指尖触到丝绒软和的表面,柔和的触觉蛊惑他将盒子拿在手心,平时做实验平稳的手指此时却有点不受控制,青年看在眼里,眼底划过一丝不舍,他绕到年长者的身后,拉着后者的手散开盒子上的丝带,然后,“咔”的打开丝绒小盒,里面……是一枚金别针?

转折有点多,叶修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把惊讶的目光投向周泽楷,后者一笑,指了指满屋子的气球,他一下子明白过来,冲后者晃了晃手里的别针:“看来哥还得做些爆破工作?”

“嗯。”帅气的青年嘴角勾出一个可爱的梨涡,他艰难的跨到屋子中间,动作迟缓的像在做慢动作,蠢萌蠢萌的,他弯腰捞起一个气球,丢向自家前辈,“帮你。”

叶修配合地扎破的气球,还未开口,就被炸开气球里的玫瑰花瓣兜了一头一脸,他摇了摇头,红的粉的花瓣纷纷扬扬的往下掉,抬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不出意料的又梳下来几片花瓣,丢了一个嫌弃的眼神给自家后辈:“你这些花样都是哪里学来的,层出不穷的,是不是沐橙又塞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给你看了?”青年但笑不语,再次丢来一个气球,叶修宠溺的摇了摇头,做好再次被兜一头一脸的准备扎破了第二个气球……

就这样一个丢一个扎,噼里啪啦响了好一通之后,叶修抬手拍开了迎面而来的心形气球,转而开始使用更加快捷的方式,他把金别针塞给自家后辈,随手捞起一个气球摇了摇,不是,丢开。这样又找了一会,叶修抬起头,目标瞄向屋顶的气球:“小周,帮哥把屋顶上的捞下来。这地上肯定没有。”

青年看着自家前辈伸长手臂也捞不下来气球急得团团转然后气急败坏命令自己的样子心里一片柔软,听话的取下一个又一个气球。

“那个,那个,不对,是那个……”个子矮后辈几公分的叶修抱着手臂理直气壮的指使后辈蹦蹦跳跳的拿下一个又一个气球,“对,就是那个,粉的,那一堆红的里面那个。”周泽楷听话的拿下来,乖巧的样子让叶修忍不住捋了一把后者的脑袋,气球入手,叶修随手摇了摇,不同于亮片的咔嚓咔嚓和玫瑰花瓣沉闷的声响,这个气球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就像他此时的心跳。周泽楷上前一步扎破自家前辈手里的气球,漫天心形亮片中俯下身捡起层层花瓣里的一双对戒,再次单膝跪下:“前辈,嫁给我。”

叶修低头,对上那双墨色的眸子,里面星星点点满是热切的爱意、忐忑和渴望,就像着冬日里的火炉,烧的他晕乎乎的,一个好字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再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后辈扑倒在铺满花瓣的床上

“前辈……”周泽楷执起叶修的手,这双手纤薄修长,指节分明,现如今被他戴上简朴大方的银戒,是他的了,想到这他忍不住亲了亲叶修的下巴,幼稚的宣誓主权,“我的。”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像只大犬的周泽楷,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来,咬了一口后辈的下巴:“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都是你的。”

被顺毛的大型犬高兴的埋到叶修的肩窝里蹭蹭,叶修也随他去了,毕竟他自己也还像云堆里一样,飘飘乎乎的,但是很快他就飘忽不起来了,本来两人的姿势就极为暧昧,周泽楷这么压压蹭蹭,一个不小心就擦枪走火了,烧的两人有点喉咙发干。

“小周…要不,你先起来…”叶修咽了口唾沫,觉得衣服穿得有点多了,迷迷糊糊伸手的去解衣扣,于是落在周泽楷眼里就是这么一幅景象:他最爱的前辈,眼角泛红,眸子水润迷离,戴着对戒的手指正一颗颗解开衣扣,嘴微张着,里面诱人的小舌蠕.动着,勾引着他去品尝。

“不”没有人能抵抗心上人的引诱,周泽楷也不例外,毫不犹豫的一口衔住心上人的薄唇,仔细啃咬舔舐。唇瓣被细细侍弄,微微带着点痛感的酥麻感让叶修不禁软了半边身子,不够,还要更多……他探出舌尖,轻轻舔一口自家后辈的唇瓣,然后就被一口吮住,舌尖最终被推进自己的口中,还带着不速之客,在口腔里攻城略池。周泽楷耐心品尝自家前辈的柔软唇瓣的同时,一双手也不老实,一手留恋于心上人的身前,一手向下,解开后者皮带,金属撞击的声音格外清晰,叶修察觉到后辈的意图,有点犹豫,但是周泽楷用更加热烈的吻吸引住他的注意力,吻蜿蜒向下,留恋于粉嫩充血的芙夷,抑制不住的喘.息破碎的溢出嘴角。叶修扬起头:“小周……”

“叶修……”

————————————
嗯……本来是打算全部写完再发的,可是在便签里留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再动笔,还是分开发吧……
拖延症患者伤不起
继续佛系划水……
依旧在被关小黑屋的边缘大鹏展翅……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