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墨即

笔渣,佛系划水,经常性失踪,杂食且可能爬墙,存在感低下……

#忆#【周叶】

一个有点虐虐的脑洞,
原著向
时间线在世邀赛后
可能有点ooc……
希望食用愉快^v^【喻式微笑】

————————————————

“我们是冠军!”高高的领奖台上,十四位身着国家队对服的青年一齐举起象征着顶级荣誉的奖杯,闪光灯记录下那一张张神采飞扬的笑脸,张扬而自豪。

从苏黎世返程的飞机上一片欢腾的氛围,国家队的队员们都难掩兴奋的神色,叽叽喳喳的谈论着这长达三个月的比赛

“诶诶诶张佳乐你这第一个冠军是世邀赛冠军的感觉如何还不错吧还不错吧你可要好好感谢我们不然你一辈子都是亚军了这都几个了有五个了吧是不是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还是那样垃圾话多得满天飞,比起以前不减反增,这得功于有他的比赛文字泡刷的外国友人一脸懵逼导致他一直单挑不败

“去你的,有本事咱们竞技场!小爷我一只手灭你!”张佳乐被揭老底,恼羞成怒

“来呀来呀本剑圣怕你不成不过本剑圣可是单挑无敌的存在你行不行行不行啊………………”烦烦最爱PK了,这会正兴奋,状态极佳

“别问男人行不行这个问题”猥琐大师方锐突然接话

“靠,小点心你怎么可以这么猥琐你想哪去了想哪去了不是吧你这么猥琐你们家队长知道吗知道吗你不会猥琐到你们家的那帮小队员吗不会吗不会吗?”

“他队长知道,还有,你话太多了。”叶修有点心累,耳旁嗡嗡嗡的吵的他头疼,当即眉头一皱,接过话茬怼了过去,“飞机都起飞了你们消停点,沐橙云秀你们少吃点零食,这都多少包了,下机还有庆功宴等着你们呢,唐昊孙翔你们缺六个核桃啊怼什么怼?你们都看看小周新杰文州他们,现在都休息,省的到时候时差倒不回来。”这是对别人说的

这几个月的领队经历到底是让叶修多了几分威信,一群冷静不下来的活跃分子噤了声,乖乖戴上眼罩塞好耳塞在位置上躺好

终于清净了,叶修舒了口气,一双宽大的手只身旁伸过来,轻轻给他推揉后颈,舒服得他眯起了眼睛,扭过头来,正对上一双含着笑意的黑眸,里面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刚刚还说你乖呢,怎么不休息?”

“前辈,一起……”乖巧的表情,关切的话语,还有手底下温柔的活计,叶修弯起眼睛,钻进轮回队长怀里蹭了蹭:“我怎么就捡到了这么贴心的男朋友呢?”说罢在枪王大大白皙光滑的脸上“吧唧”一口,不出意外的看到自己的小男朋友的俊脸腾得通红。

“行,咱们一起,晚安。”

“晚安。”

………

嘭————

“前辈!(叶修!)(老叶!)(领队!)(叶修哥!)”

…………

原本平缓而温暖的生活被飞机降落时的不稳定而发生的意外击破,碎裂成可望而不可即的过往

…………

20xx年6月23日

叶修从昏迷从醒来,还未完全清晰的视野便被熟悉的身影填满,他伸手抚上周泽楷的脸庞,苍白的脸上浮现温柔的笑:“哥睡了多长时间?小周。”

周泽楷拉过脸上如玉雕琢而成的手指,敛眸凑上去轻柔的吻了吻:“不多,一天…而已。”目光再次回到恋人的脸上,“还要,休息么?”掩不住的担心

“这样啊……害你担心了,小周。”叶修另一只手挠了挠额角的纱布,歉意的笑了笑,“还是不了,本来回程就晚了,不能耽搁了发布会和庆功宴,让他们等着不好…”哥还想早点和小周回上林苑呢。

“这个就不劳前辈担心了。”病房门口突然出现国家队员们的身影,队长喻文州笑的温和,“还有我这个队长在呢,前辈就好好休息吧,周队也是,一直都没有合眼吧?”

叶修这才注意到自家后辈眼里细碎的血丝和掩饰不掉的疲倦,一阵心疼,碍于国家队的人都在,不好说训人的话,只得拿眼瞪他。后者乖巧的低下头,心里却因为前辈心疼自己而甜滋滋的

国家队的都是忙人,这也是仅仅来探望一下,并且因为领队受伤已经将很多事情都推后了不少时间。最终,在叶修的坚持和喻文州的同意下,冯主席不得不接受叶修这个领队在第一届世邀赛庆功宴缺席了的事实,至于到底是吃了多少药才稳定情况这就不是咱们关心的事啦。

20xx年7月5日

“小周,我自己可以的啦,伤口已经好很多了。”叶修按住后辈伸过来的手,一脸坚定

虽然后辈的服侍很舒服

但是!

这样把自己当成还不能自理的小孩子真的好么?!他感觉自己都快躺发霉了,躺就算了,连荣耀女神都不让他摸,这都半个多月了,之前容易头疼的状况也已经消失了,凭什么哥不能玩?!不行,自己必须要证明自己可以的,好争取和荣耀女神会面的机会!——叶某人这样下定决心

但是,在年轻有力经常锻炼体质极好的轮回队长枪王大大的面前,自家前辈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零点五鹅的战力注定叶修只有被揉圆搓扁的份。于是,荣耀教科书被枪王大大强硬的扛进浴室,里里外外认真洗刷干净。

“…小周……唔~你心脏了……嗯~”

“耳濡目染……”

“靠…唔……”

20xx年8月28日

“伍晨,给哥拉一队人来!boss刷出来了,被蓝雨他们盯上了,喻文州那个心脏正和哥玩战术呐。”刚刚跟着夏季休假结束的周泽楷一起回到轮回附近的房子里的叶修正对着话筒发号施令,跟蓝雨双核勾心斗角,不亦乐乎

战的正酣,脚边遍蹭过来一团毛茸茸的物体,软乎乎暖和和的就往他腿上蹭,叶修低头一看,一只胖乎乎的英短凑在自己脚边打转转,因为没有可以攀爬的借力点而急得喵喵叫,看着干净又讨喜,叶修便弯腰把猫咪捉起来放在腿上。

几下解决掉boss的归属纷争,叶修脚一蹬,办公椅下的小轮子就带着一人一猫滑出了房间,荣耀教科书一手撸猫一手支头,看向猫咪的目光里尽是满意,又软又乖,正称心。

“小周,哪来的英短?”叶修起了养这猫的念头,“送给哥的?”

“…我们家的。”周泽楷皱起眉头,这英短是去年两人交往没多久一起去买的,因为自己有战队训练,一直都是前辈悉心照顾,年后因为世邀赛集训才寄养才江波涛家的,怎么……认不出来了?

“咱们家的?什么时候养的?哥怎么不知道?”叶修一脸惊讶,自己对于猫这种动物很是喜欢,自己家养的怎么会没有一点印象,“什么时候开始养的?”

“去年…交往不久……”

“是么?怎么哥没有印象呢?”叶修皱眉,仔细搜索了脑内的信息,没有一点关于这只英短的记忆,小周不会骗人,那怎么哥就记不起来了呢?

枪王大大委屈的抿起嘴,不高兴,前辈把他们的回忆忘记了。叶修敏感的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忙扯开笑脸:“诶,小周别生气,哥这不是之前世邀赛忙昏了,忘记了嘛,这猫是咱家的,咱家的,这么乖,错不了。”

还没感受到扯瞎话的罪恶感,叶修就被突然凑近的轮回队长吓了一跳:“小,小周,怎么啦?”

周泽楷黑黝黝的眸子与前辈对视,眼底的委屈和醋意泛滥成灾:“英短乖,那我?”又凑近了许,在自家前辈肩窝轻轻磨蹭:“前辈,偏心。”

说完,不给叶修任何辩解的机会,准确的找到那张开开合合准备蹦出歪理的嘴,有些含糊不清的宣示主权:“该罚。”

“唔……小周,你……”

20xx年11月24日

周泽楷的生日

叶修作为现任男朋友自然而然的出席,他乖乖的任后辈的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这便造成两人出现在包间门口的时候便受到了集火

黄少天跳起来:“卧槽卧槽这是老叶不是吧不是吧老叶一下子这么帅了队长队长老叶是不是帅了是不是是不是不行不行本剑圣这么阳光帅气怎么会被老叶比下去了这个老叶绝对是假的假的假的!”

“前辈好。为数不多的打扮一下呢。”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无视了自家副队的吐槽,“还有,周队生日快乐。”

“要是平时也这么配合,冯主席的心脏病也会好很多了”同位战术大师的张新杰推了推眼睛,补刀。

“哼。”副队都说话了,霸图队长也稍微表了一下态。

“……”

突然冷场

“……叶修哥?”苏沐橙觉得不太对劲,虽然叶修脸上的笑容依旧是平时的嘲讽风格,但是生生多出了几分生分,连心脏的吐槽也没有怼回去。

怎么了?

“额,小周,这些是……谁?”叶修左右看了看,除了兴欣和小江,别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他们似乎和自己很熟?于是扭头咨询自家后辈,最近自己似乎很容易忘事,好多东西都有熟悉感但是在自己的记忆里却是不曾存在的,这种情况他都是向自家后辈求助,形成习惯之后,不自觉便问出来声,声音不大,但是别人都听清楚了,一时间众人的脸上的表情怪异起来。

“老叶他……怎么了?”黄少终于正常的说了一句话

“周队…可以解释一下么?”喻文州的话使大家把目光都投向枪王,一双双眼睛里写满好奇和疑问。

“……后遗症…衰退型,失忆。”轮回队长低着头,声音压抑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众人默然

不管在比赛场上如何夺目耀眼,周泽楷在现实生活中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当时察觉到前辈的不对劲时便拖着叶修去检查了一下,得到结果是因为头颅遭到撞击造成的衰退型失忆,至于是不是暂时的,还没有定义,但是如果是永久性的话……青年狠狠的攥拳,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手心留下月牙一样的红痕,痛觉迫使他回过神来——潜意识里他并不希望自己想象下去,他在害怕。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重,叶修左右看了看,这群人和小周都很熟,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搅了这生日宴会可不好,他清了清嗓子:“哥就是失了个忆,又没有缺胳膊断腿,你们一个个表情都这么沉重干嘛?尤其是你,小周,哥不是说了嘛,忘记谁哥都不会忘了你的,你在担心什么啊……”

周泽楷握了握叶修悄咪咪塞入掌心的手,笑着点了点头“嗯……”可笑意未达眼底:担心因为这个你会失去那份荣光,担心你最终还是会忘掉我,担心你,会永远忘记我……

气氛微微缓和了些,但是仍旧有些怪异,众人被叶修这一失忆搅和的心神不宁,对于难得的聚一聚也有点意兴阑珊,最终草草结束了宴会,各自离开。

“……小周”叶修抓着周泽楷的手,试图通过手心的热量给予恋人一点安慰,周泽楷回握住那双创造了无数奇迹的手,将人拉入怀里,轻轻吻了吻恋人的额头,然后低下头,目光相对,额头相贴

“叶修,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周。”

20xx年2月17日

微微刺痛的额角让叶修在睡梦中皱起眉头,周泽楷俯身用指尖抹开拧出“川”形的眉心,心里低低一叹

前辈的情况,越来越坏了……先是江,再是兴欣除苏沐橙以外的成员,再是邱非和苏沐橙,再是叶秋和叶家人……

终于……到自己了么………

纵然早已在心里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面对心上人醒来时茫然的表情和那一句“你是谁”时,他还是忍不住泪水划过脸颊,失去前辈的恐惧和巨大悲伤如同滔天巨浪,将他冲刷得体无完肤

叶修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里空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但周围的环境给他很浓厚的熟悉感,就连那个站在床位盯着自己的青年,他也从心底感觉:这个人很安全,自己和他很熟悉,彼此是很重要的人。但是,他是谁?叫什么?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将心底的疑问问出口时,叶修便后悔了,那个青年听到这句话后眼里的悲伤就变成了泪珠滚滚而下,划过俊逸却有些憔悴的脸庞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当时叶修的心里划过这么一句话,不等他吐槽自己的脑洞,床头的青年突然来到近前,一把抱住自己,泪水打湿了睡衣有点难受,但是叶修不敢动弹,箍在腰间的力量不断增大,都快要将他的要勒断了,耳边是青年压抑的哽咽声,潮湿而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尖和脖颈处,意外的有点撩人,自翊厚脸皮的叶修也不由自主的红了面皮子。他抬手,准备提议一下不要贴的这么近,可下一秒青年的哽咽让他停下了动作

“……前辈,你骗我…”

很普通的一句话,,浸满无助,悲伤和不舍,重重的敲在了叶修心上,像是被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心底抑制不住的涌出一种名叫悲伤的感情

水滴濡湿指尖,叶修有些呆愣的低头,却看不清眼前,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从眼眶中掉落。

自己,流泪了?

怎么会……明明,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对这个好看的青年,自己明明没有一分感情,可是……为什么那一句前辈……像一把刀子,戳进自己的心里?

心口隐隐作痛,愈演愈烈,叶修蜷起身子,纤长的手指揪住胸口的布料,自喉间溢出一丝低吟,周泽楷感受到怀中人的不对劲,低头看时叶修已经疼得满头冷汗,脸上毫无血色

“前辈,前辈!”这是叶修意识消散前听到最后一声呼唤,泣血一般,像是世界离他而去一样,他突然想给这个自己完全陌生的青年一个安慰的笑,告诉他自己没事。

但是他做不到,眼前一黑,意识消散。

20xx年2月20日

叶修自昏迷中醒来,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让他明白自己身处何地,床边还是那个青年,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察觉到自己醒来,他转头看向自己,眼底写满复杂的意味,叶修安静的与他对视,过了几分钟,青年端过一碗肉丝粥,碎肉和白糯的米饭再加上切成细丝的青菜和切成小段的葱叶,令人食指大动,让叶修空了数天的胃一下子活泛起来,他接过,温度刚好,于是就毫不客气的埋头吃了起来,青年就这样看着他吃,眼里不觉流露出几分留恋与温柔

等叶修差不多吃完了,他开口:“我,被选去参加,世邀赛……会,离开一段时间”他冲叶修笑了笑,“你没什么大碍,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等下,有人接你…”

“……好”

青年起身,叶修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着缝有国旗的服装,这是队服吧?叶修这样想,默默目送他走到门口。青年顿了顿:“……再见。”而后离开

……再见

叶修心里如是回答,之前痛过的心口仍在隐隐作痛,哪里好了,这都还疼着呢。

叶某人苦笑

没多久就被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一眼看上去就是成功人士的胞弟架出了医院,送上了加长版的豪华汽车。

远远的拐角处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周泽楷目光追随着那道身影,直到它上了车,消失在视野里才收回视线。驾驶位的江波涛无言,拍了拍他的肩膀

轮回队长抿了抿唇:“走吧。”泄劲气力一般,像一句无奈的低叹。

黑色汽车发动,离开

背道而驰
























20xx年6月21日

世邀赛最终的决赛上,枪王以巴雷特狙击清空对面队长角色的血条,为最终的胜利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中国队,连胜!

大大的荣耀二字以夺目的样子闯入眼眶,周泽楷坐在位置上,看着那熟悉的胜利图标,良久,扯出了一丝笑意

前辈,我们又赢了。

起身,推开门,夺目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呼声在这个全场MVP的出现时达到顶峰,所有人都在为这个年轻英俊的小哥鼓掌。

和队员们一起登上领奖台,十三个人围成一个不完整的圈,二十六只手举起金灿灿的奖杯

“我们是冠军!”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观众,对手,无一不为这一群青年人鼓掌,没有去年用计如妖的领队,这群人依旧拿下来冠军之位,他们,当之无愧。

……

回程依旧是吵吵闹闹的,但是管教他们的不再是那个笑起来像狐狸的男人,而是温文儒雅的队长喻文州。国家队队长看了一眼周泽楷,有些感慨,相较两年前那个枪王,现在眼前的这个周泽楷更加冷静沉着,更加符合枪王一名,但是……

唉……

蓝雨队长兼国家队队长摇了摇头,心中叹了口气,戴上眼罩陷入梦乡。

这次的飞机平稳着地,下了机的众人便被重重人海包围,好不容易挤进专用通道,一行人走着走着,出口却出现了一道身影

粉丝?!

众人一惊,还未等想好是否撤离,来者便扭头朝他们挥挥手:“这里——”

?!!叶修?!

一群人都还晕乎着呢,轮回队长事先迈开大长腿走了过去,定定的看着眼前笑的慵懒的男人,半晌无声

叶修挠了挠眼角,冲枪王大大张开双臂:“小周,欢迎回来。”

周泽楷一把将眼前人揉进怀里,声音带着哽咽和浓重的鼻音:“前辈,欢迎回来……”

“嗯,哥回来了……”

“咳咳。”一堆电灯泡中的电灯泡队长轻咳了两声,提醒了一下正如胶似漆的两人克制一下,然后转向叶修:“前辈,记忆恢复了?”

没等叶修开口,他旁边的话痨就跳了起来:“卧槽卧槽老叶你怎么又一副这个打扮,不是吧你不会还要当领队吧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本剑圣帮你测量一下你空闲了好几个月的技术啊怎么样来不来来不来PKPKPKPKPKPKPK”

“嗯,都想起来了。”叶修转向某剑圣,扯起嘲讽的笑脸:“照样虐你。”

“卧槽……我,唔……”一向手残的蓝雨队长手疾眼快的捂住某话痨的嘴,连拖带拽的把人拖走了,国家队其他队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识相的纷纷拽着不识相的离开了通道口,留下两人黏黏糊糊的亲昵

一吻罢了,叶修手心被塞入一个坚硬的物什,他低喘着气一看,一枚圆溜溜的冠军戒指躺在他手心

周泽楷单膝跪地,执起他的右手,神色虔诚:“前辈…嫁给我。”

年长者温柔的弯起眼角,手放在青年的手心里:“好。”

“前辈,欢迎回来。”

“那当然,哥可是职业选手。”

————————————————
写完哒
感谢秋秋小可爱地脑洞昂 @凉秋_
发现写文章很喜欢虐这是什么鬼毛病?!
明明个人很喜欢吃糖,
这就是传说中的吃的是糖挤的是刀么?
其实也不算是刀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晚上果然文思泉涌昂!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