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墨即

笔渣,佛系划水,经常性失踪,杂食且可能爬墙,存在感低下……

拐角遇到你(下++)【周叶】

修修529生日快乐!!!
第一次过修修生日呢!
o(*^▽^*)o♪
这个才是完结的……
emmmmmmm……
乐乎现在皮了,都不告诉咸鱼是否违反规章制度了
【瑟瑟发抖】
咸鱼要好好规划一下什么该发什么该走小后门了……
(。・ˇ_ˇ・。:)

—————————————————

周泽楷觉得自己最近瘪巴巴的,虽然成功被录用,而且还很幸运的和前辈成为上下级关系,但是!前辈不理他QAQ,哪怕极少的一次见面也都只是点点头走过去QAQ

可怜见他时隔四年再见到叶修时发现自己突然有这么一个念头,希望可以一直站在他身旁,守护他。被自己念头吓到的小周同志纠结了几天,决定去咨询度娘,得到的回复是……恭喜你,你已经喜欢上了他。

(╯°Д°)╯︵┻━┻什么鬼?!

小周同学觉得自己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他决定和读研时认识的学姐倾述一下,结果不嫌事大的学姐硬生生把他掰成了弯的,安利发了一把又一把。终于,小周同志勉强接受了自己已经弯了的事实,可是,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喜欢一个男生应该怎么办?

学姐接着煽风点火,怂恿他主动出击,还暗搓搓的发了不少据她说是某宝典的文件。我们单纯的小周相信了学姐的话,一点开,脸唰的通红……原来……男的和男的一样可以弄啊……

看了一遍下来小周同志觉得自己不纯洁了,一头扎进卫生间准备好好冷静一下,可做到冷水里面一闭眼,眼睛就全是视频里面和以前看到的……不可描述的画面,两者一搅和,再一重叠,不得了了,这一下似乎连冷水都变得热起来了,我们的周·纯洁·假的·小同志觉得脑子里像塞了一堆火一样烧的他挠心挠肺,他家老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格外精神,笔挺挺热乎乎的,万般无奈之下,小周同志第一次破戒……

大晚上发了一通汗又在冷水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的结果只有受凉感冒着一种。当周泽楷第三次在叶修安排企划任务的时候忍不住咳嗽出声的时候,话筒那头传来叶修颇为无奈的声音:“感冒了就请假休息,别硬扛着,这样吧,批你两天假,去看一下,好好休息一下,满血复活了再接着给哥干活。”

“……好,咳咳……”

叶修放下话筒,皱着眉头有点担心。

其实他对周泽楷是抱有不同于同学之情的感情的,虽然说因为被看光之后对人来电这种说法有点狗血,而且当时也只是觉得后辈红着脸很好玩很可爱,但是时隔四年再次见面之后,他发现自己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学弟的一席之地,后辈干净无辜的目光同他对上的时候,他心里便划过一丝不太一样的感觉,就想躺在树荫下的草地上小憩时,吹来一阵微凉的小风,带动着草叶拂过脸颊,痒痒的直达心底。那一句“为了你”让一向稳如老狗的叶大老板不觉红了耳朵,是的他害羞了,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帅气的后辈学弟的。

可现在……把人留下来的是他,躲躲闪闪不肯见面的也是他,最后纠结苦恼的也只有他。

作孽啊……叶老板扶额一声长叹,却不幸被前来叫请假条的周小助理撞见。

!?!

“咳……那个,小周,哥不是批了你的假么?怎么还在公司呢?”叶老板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

“请假条…要交”周小助理一脸无辜的晃了晃手里的字条,这个是公司里的规定,不然会被直接记成旷工的。叶老板捂脸,他怎么忘了这茬?!

“那,那你就放在那里吧,哥已经知道了,快点回去休息吧……”叶修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再去面对周泽楷了,目光躲躲闪闪的,支吾着下了逐客令。可一向听话的后辈这次没有乖乖离开,他放下请假条并凑近了些,因为感冒而有点灼热的呼吸扑在叶修的脸上,叶不羞觉得自己的脸在熊熊燃烧——肯定红了!

他眨眨眼睛,弯了一下眼角:“怎么啦?哥的脸上有什么不对劲么?”

“红了……”老实的后辈诚实的说出真话,“生病了……?”

哥当然知道红了啊!(╯°Д°)╯︵┻━┻生病个鬼啊!要不要凑这么近?!长得帅哥很有压力的!

当然这些话叶修是说不出口的,他抬手摸了摸额头:“有么?没有啊。”

后辈显然不相信他的话,额头啪叽一下就贴上了,感受了几秒之后离开,点头:“凉的,没有生病。”然后放心的离开,留下一脸惊悚的叶老总坐在原地。

?!!!!什什什什么鬼?!

叶修手指抚上额头,那里还残留着热度,叶修捂住自己的脸,果不其然的触到了滚烫的肌肤,他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自己修炼了近三十年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薄!小周才给自己量个体温就红到爆炸!

不行,哥不能怂!

今天……我们的叶老板也很坚定呢。

周泽楷好了之后,公司迎来了一轮订单高潮,每天每个人都忙得连轴转,巴不得一天可以有四十八小时的工作时间,叶修身为领头羊当仁不让的站在最前面,每天最早到最晚走,必要的时候也撸起袖子亲自上。

高强度的加班加点终于压垮了他本来就不算很好的身体——他自己的作息习惯也不好:有了工作就废寝忘食的一头扎进去,拔都拔不出来,经常来不及吃饭,偶尔想起来就靠快餐和杯面解决。不生病才怪!

周泽楷飞快的处理完手头上的任务之后提前下班摸到医院来看叶修,后者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很不舒服吧,周泽楷这样想。营养不良加上高烧39.5度,让此时的叶修莫名有一种病弱美人的既视感。

受到诱惑,青年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在前辈嘴角印下一吻,抽离时却发现前辈正睁着眼睛看向他这个方向,眼里没有一丝光亮,神情也是迷蒙的。

“小,小周……?”

“……”小周不想回答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修迷迷糊糊之中觉得有人kiss了一下自己,潜意识里他觉得这个人就是周泽楷,便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可是眼前一片模糊,只知道有个人影站在床边,给人很安心的感觉,加之眼皮实在太过沉重,挣扎无果只有遗憾闭眼沉沉睡去,只留下一句微不可查的“小周,我喜欢你……”

轻轻的一声,清浅的敲在周泽楷的心门上,里面早已盛满的感情奔涌而出,涤过四肢百骸,整个人仿佛置身云端,甜蜜的如同在梦境中一般。青年坚强且轻柔的牵起前辈纤细的手,在上面真挚的留下一吻:“我也,喜欢你,前辈……”

虽然知道了前辈对自己的感情,周泽楷却不知道什么怎么去和前辈坦白,一直犹豫着看着机会一个一个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却无可奈何。就这样两人带着一层薄薄的隔膜忙碌于工作之中,心照不宣的不去主动戳破那一层关系。

时间充实而飞快的从身边不知不觉的流逝。就这样到了年底,一向喜欢折腾的女孩子们便嚷嚷着要搞万圣节活动——化装舞会。叶修对女生一向纵容,而且一轮高峰已经安稳度过了,现在是难得的空闲期,大手一挥就答应下来了。但是作为给予特权者,他叶修,居然被拉去扮女装?!

看着镜子里的猫耳女仆,叶修心里是抗拒的,但是一群女孩子倒很满意他的扮像,苏妹子咬着嘴里的糖果满意的点头:“叶修哥你果然适合女装~”

楚女王也点头,并偷偷拍下几张照片收藏起来:“把我们这些女孩子都比下去了,你准备怎么补偿?”

唐柔妹纸在一旁点头:“嗯,同意”

我们的叶小女仆翻了个漂亮的大白眼:“就算哥女装也不会想你们屈服的!”

“谁要你屈服啦?”女王再次开口,和苏妹子对视一眼的她笑的不怀好意,“你要屈服的是外面的那一群大老爷们,我的叶小女仆~”

“……”靠!谁想当女仆服侍那堆男人了!哥要罢工!哥要起义!

起义自然是无效的,女仆·叶千不愿万不愿也还是被推了出来,登时一干男性生物的狗眼(咳咳)都亮了起来,眼珠子都黏在叶修身上扣都扣不下来,也不能怪他们没见识,只能讲我们叶总的魅力太大了,是想一直强势毒舌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一只无力反抗的可爱小猫,谁能抵抗的了如此反差萌?谁能?!

周泽楷的目光也是一直追随着叶修的,他家前辈自一露面便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身心。他想把这样可爱的前辈藏起来,不给别人窥去。可是他和前辈之间还是没有一点进展,他有什么资格呢?

正当小周同志苦恼的挠墙的时候,一群技术直男(假的)暗地里摩拳擦掌准备上前捞点福利的时候,方锐首当其冲,软磨硬泡的给叶修灌下去了一杯果酒,叶修喝不得酒是公认的秘密,果不其然,一杯果酒下去,叶修就红了脸,流露出一丝醉态,眼波流转间,媚态极妍,众男同胞冲方点心竖起大拇指,一个个跃跃欲试。

这下小周同学不乐意了,他的前辈怎么可以让这一群家伙欺负呢?他用目光威胁了一圈不怀好意的家伙之后,拉着有点晕晕乎乎的前辈就离开了大厅。叶修乖乖的任后辈拉着他跑。小浅跟皮鞋在地砖上敲出清脆的声响,一下下的,像敲在周泽楷的心上。

开车部分,第一次写不太好啊哈哈哈……

拐角遇到你
带着猝不及防的惊喜
却是自然而然的不经意
下个拐角是否依旧有你
等着我去揭秘

———————————————
到这里为止拐角就全部更完了
最后一篇接近六千字肝的咸鱼肾疼
第一次开车有点飘
小心上车

其实修修很幸福啊,
那么多人喜欢他,宠他,爱他
而他自己又那么耀眼,那么完美
任何荣光加之于身都不显突兀
他是最强大的温柔
是永不会倒下的神话
生日快乐,我的小队长ฅ^•ﻌ•^ฅ

最后再插一句
✿✿ヽ(°▽°)ノ✿完结撒花!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