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玉墨即

笔渣,佛系划水,经常性失踪,杂食且可能爬墙,存在感低下……

拐角遇到你(中)【周叶】

昨天有发生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啦
咸鱼没能更文……
稿子都是写好的啦,额…人设有点崩……
嗯……叶神生贺应该写什么文呢?
要不要开车?(✧◡✧)

————————————————
当周泽楷拎着一袋子小玩意儿回宿舍的时候,早早就等着的杜明噔噔噔从上铺跳下来:“小周小周,你都买了些啥?”

周泽楷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后者连忙接过打开:“喔!兔子!咦——这个是什么?”他把一枪穿云掏出来,掂了掂,“好重。”

“……一枪穿云……”

方明华凑过来:“没看出来啊,能起凉秋这么文艺的名字,却能做出这么霸气的陶玩,这叶老板果真厉害!”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周泽楷带回来的玩意儿,“做得这么精细,小周,你的生活费还够么?”

也不是他多心,咱们小周一向节俭,一个月一千都有剩余,眼下这东西做工精巧,栩栩如生价格低不了。江波涛本来在看书,听了这话也抬起头看着他。

顶着一宿舍的目光,周小同学红了一张俊脸:“那个,是送的……”

江波涛推了推因为看书才戴上的眼镜:“真的?那老板这么大方?”他可还记得之前看中了里面一套茶具,准备买给爷爷当做礼物,结果被狠狠敲了一笔,虽然老爷子收到茶具的时候爱不释手,但是也不能抵消他被狠敲一笔的怨气。而且他们小周一向让人省心,肯定会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而说谎的。

“是啊是啊,小周你不要和我们客气,不够记得跟我们说,别客气。”杜明拍了拍胸脯,仗义万分的开口

方明华是最先担心这个的,他怕周泽楷固执,也想劝劝他,结果看到周泽楷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于是他准备让周小同志先说:“小周,你想说什么?”

“我…还有……奖学金……”

是哦,还有这茬的哦……

杜明一脸生无可恋的缩到墙角瘪着嘴画圈圈:周泽楷因为发奋好学,功课全优,所以每年都能拿到不菲的奖学金,再加上生活费,其实小周才是他们里面最有钱的来着……再看看自己,他正在挂科的边缘玩命试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脚踩空栽进去……

…………

“咳咳,这是因为咱们小周招人喜欢嘛,小江你说是不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方明华打哈哈

“嗯……”

“……”杜明不想说话

周泽楷突然开口:“叶修……是谁?”

原本还死气沉沉的杜明一下子跳起来:“叶神呐!小周你不知道?那可是R大的神话啊!”

“据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特别神秘。”方明华补充,“好像学的也是建筑系,跟小周你一样…不过人家四年前就毕业了,大学也就读两年。”

“欸,你们说叶神毕业去哪里了?怎么没见着一丝风声啊?”这男孩子八卦起来,也不比女孩子差的,杜明支着头问江波涛。

江·学生会干部·波涛摇了摇头:“没听到过消息,或许没搞建筑吧。”

终于找到开口机会的周泽楷丢下一枚炸弹:“凉秋,是叶修的……”他指了指方明华手里的小兔——他看着这个可爱,准备买一套给他女朋友,“他做的……”

!!!

方明华手一抖,差点把小兔丢了出去,杜明直接跳了起来:“什么!!!叶神大神,他……他玩陶艺?!”

江波涛也惊讶万分:“不应该啊,叶神那履历放在哪里不是抢手货,怎么会……”

“小杜子和小江讲得不错,不可能吧?”短暂的惊讶之后,方明华表示怀疑

“去你的小犊子!你丫才是犊子呐!”杜明张牙舞爪,朝方明华扑过去。

“诶~别闹,叶神做的呢,小心弄坏了!”方明华一边躲一边嚷嚷着。江波涛别过头不看日常抽风的两人,见周泽楷一脸欲言又止:“怎么啦?小周。”

“叶修…很神秘?”头顶呆毛晃了晃,周泽楷问出来自己的疑问。

九点水寝室长摸了摸下巴:“虽然我是学生会干部不错,但是学长毕业太早了,我也就知道他特别不喜欢出席公共活动,能躲的躲,不能躲得的躲,把咱们上届的学生会会长大大气的半死。”说完似乎想起前任会长一脸郁闷的苦瓜脸,不由得笑出声。

周泽楷也笑起来,他是因为回想起前辈招呼客人熟络的样子,再脑补了一下后者大学时期打死不肯出面的懒懒散散气死人的模样。

前辈……好可爱……

………………………………………………

“阿嚏——”叶修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淡定的抽出面巾纸擦了擦鼻子,看向小桌对面,“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陶轩。”

对面的男人一笑:“这个先不急,你身体怎么样?感冒了?”

叶修皮笑肉不笑:“这就不劳您费心了,陶老板。”这个男人在周泽楷离开后没多久就走了进来,当时叶修正在纠结怎么样把君莫笑和谐而美观的摆进桌面上一堆小玩意里,毕竟是自己的心血,不能马虎对待。

结果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这个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叶修在摆弄君莫笑的时候眼睛一亮,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样子开口:“你果然还留着它。”

本着从不以粗暴手段驱赶客人的原则(其实你也赶不走人家……),叶修开口:“好久不见,陶老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呢?”

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扫视了店内一圈之后开口:“老朋友来了,不请我坐会儿?”

叶修看着这张凑不要脸的欠脸,压下心中想分分钟糊他一脸稀陶泥的冲动,扯出笑:“怎么会呢,只要陶老板不觉得我这地方小。”放不下你这尊“大佛”。

“诶,你这就生分了不是?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陶哥吧。”陶轩摆摆手,“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知道我不讲究的。”

哥不知道的!叶修无语,这家伙就因为自己不肯参加发布会也不肯参加展览会就对自己有意见,自己看的也开,直接就辞职了,他也没讲什么,转过身就招了个新秀叫孙翔的,直接任命为队长,一样谈笑风生风生水起。

这回找自己肯定是想打自己什么主意。

果不其然,陶轩喝了口饮料,淡淡开口:“回来吧。”语气那叫一个自然,神情那叫一个理所应当。

“为什么。”

“因为在这里没有前途,叶秋。嘉世能给你这个小店面给不了的平台,别在胡闹了,回来吧。”

“呵”

“我知道你是因为孙翔做了你的位置里心里不舒服,但是当时你也知道……”陶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叶修开口打断他:“陶老板,我觉得你想错了。”他精致的手指摩挲着杯沿,“我觉得现在很好,而且,我本来就不在乎队长不队长的位置……”。他顿了顿:“另外,给陶老板你一个提醒:虽然现在机甲风很好卖,但是最有味道的,还是咱们的老根本。”

“你!你可不要后悔!”

“这句话…陶老板,我原话奉还。”

“哼!”陶轩愤愤拂袖而去。

叶修不为所动,一口灌下冰镇过得西瓜汁,被冰的一咧嘴,笑着摇了摇头…笑容有些落寞。

“唉……”

————————————————
咸鱼感觉下一更要虐
【抱头:不要打我QAQ】
嗯……
码的咸鱼自个云里雾里,
被自己讲保证质量的话piapia打脸……
不好的地方跟咸鱼讲,咸鱼会改的QAQ

评论

热度(14)